? (第一部) 「Lord·Camelot,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这才是玛修宝具的真名,她那张盾牌,是以往圆桌骑士会议的那张桌子, 我曾经在那上面吃过饭……不是,我的意思是,凭依于玛修身上的那位英灵,是 圆桌骑士之一,加拉哈德。圆桌骑士之中唯一一个得到了圣杯的,纯净无垢的骑 士。」 迷之女主角X为黑贞等人解释,「而玛修为什麽会变成那样、那宝具又为何 会变成Dead?Camelot,其中的缘由就不是我能够知道得了,我也和 你们一样一头雾水。」 「……说起来,X毛你不是从宇宙来的Assasin麽?为什麽会知道地 球上圆桌骑士的事情?」黑贞出声问道。 「你什麽时候产生了我们Servent界没有圆桌骑士的错觉?还有,我 是Saber,一直都是。」迷之女主角X坚持说道。 在玛修的房间里遭遇了不下於特异点级别的异变之後,黑贞连缓口气的时间 都没有,紧急召开黑幕局第九次会议,和所有人商讨各项事宜。 其中的关键,头一个问题,当仁不让的是玛修到底为什麽会发生Alter 化。 本来想查清楚玛修身上的灵基到底是那哪位英灵,从而入手去寻找可能令玛 修发生Alter化的线索,不过,既然迷之女主角出声解明玛修的灵基是加拉 哈德的话,那麽这条路也就被堵死了。 加拉哈德毕竟是和贞德一样,理论上绝对不可能出现「反转」的英灵。是一 位纯净无垢,足以得到圣杯认可的高洁骑士。 只不过,既然不可能Alter化的自己,都在某一种神秘之下变成了现在 的贞德Alter,那麽这个所谓「理论」也就可以烧熟了喂给蘑菇吃了。想必, 玛修也是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某一种神秘,所以才发生了Alter化的吧。 「说起来,还有另一件事情让我在意。」 迷之女主角X继续往下说,「直到现在,玛修应该都没有机会知道自己身上 的英灵究竟是谁才对。我们圆桌一系的从者……没接触过圆桌的Lily不算… …都应该看得出来玛修身上的灵基就是加拉哈德,但是既然没人告诉过玛修的话, 其他从者应该是看不出这一点来才对。」 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来到了迦勒底里面的英灵里面,只活在图示上的蓝Saber一天到晚光 顾着吃饭,不是在厨房就是在去厨房的路上,玛修肯定没机会从她那里了解到自 己的灵基。」 「在冬木曾经见到过的黑Saber,她虽然看出来了玛修的灵基,但是她 和我一样,我们都十分尊敬加拉哈德的选择,都认为这个答案应该要靠玛修自己 去寻找。」 「骑着黑马打黑枪的Rider……我不是很熟悉她,不过以加拉哈德那铁 杆王厨的性格,想必很讨厌那种乳牛才对,她应该也不会告诉玛修关於加拉哈德 的事情。」 「某个熊孩子一天到晚除了被揍就是在作死,而且以她的性格应该也不会告 诉玛修答案才对。」 「黑色的Berserker……本来,兰斯洛特他是最有可能的,那个严 重的子控一旦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就会走不动道。但是很遗憾,自从去了一次长江 望月领悟了狂化之後他就不会说话了,失去了剧透的可能,真是遗憾。我不觉得 玛修可以从这样一个蛛丝马迹中推导出自己身上的英灵是加拉哈德——他唯独不 会把玛修当成是Arthurrrrrrrr。」 「那个……你是真的在分析什麽线索麽?为什麽我感觉你只是在顺势黑一把 自己看不惯的那群人?」 「错觉,就像你们总认为我是Assasin一样的错觉。」 迷之女主角X清了清嗓子,「我再度重申一次:迦勒底唯一指定Saber 只有一个,那就是我——King·Saber!」 「停停停停,再这样下去没个完了。」 黑贞满脑袋黑线,「总之,迦勒底之中,还有各个特异点里面,应该没谁会 给玛修剧透她就是加拉哈德,所以,就算她发生了Alter,也应该解放不了 宝具的真名才对吧?」 「没错,就是这麽个意思。」 迷之女主角X点头,「所以,影响了玛修的那个神秘可能真的有点来头,能 够让加拉哈德那种灵基都发生Alter也就算了,居然还能够帮玛修解放宝具 真名,这实在是不简单。」 「可能是和圆桌有关的人麽?」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不过,还可能是另一种更加可怕的场景。」 女主角X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我说了,英灵之中,能够认得出加拉哈德的只有圆桌系的英灵。但是,如 果那个神秘不是英灵的话,那就有更多种的可能了。」 「说不定……他是掌握了一切秘密的那种,真正的大黑幕也说不定啊。」 「……」 黑贞陷入了沈思。 自己曾经接触过的那个神秘——他表现出来了很强的污染力和实力,能够让 身为Ruler的自己都发生Alter,成为现在这种龙之魔女的姿态。 可是,也就到这里为止了。他虽然污染了自己的灵基,但他似乎并不认识自 己,更不知道迦勒底,不知道和英灵有关的答案。他和自己合作的目的,似乎仅 仅只是要自己给他提供一些情欲上的能量而已。 如果影响到了玛修的那个神秘,足以向她剧透她身上的英灵是加拉哈德,至 少证明他一定是对迦勒底,对英灵有所了解的,了解的程度还不浅。 那麽,应该和自己所知的那个神秘不是同一个人。 「清姬,你怎麽看?」 「啊啊~~安贞大人~~~~」 「去你大爷的!我是贞德!不是什麽安贞!你要抱着触手当安贞的话至少给 我把安徒生叫来加班!他那家夥前几天给咕哒子递交了辞职信之後就一心躲在房 里摸鱼,我早就想把他就出来打一顿了!」 「那个、主人?如果你想要暴击星的话,其实我们……」 「祖传直感guna!要你们的直感还不如我自己抱自己的启示有用啊!」 黑贞气吼吼的一脚踢在清姬身上,「嗨呀!老娘好气啊!」 虽然自己用触手改写了斯卡哈、Lily等一群人的灵基,证明了这个触手 的强大能力。只是,在和另一种神秘相对抗的时候,触手的能力似乎开始变得有 些捉襟见肘。 就比如说,被玛修那一侧的神秘污染之後的清姬,虽然自己成功改写了她的 灵基,将她效忠的物件改为了自己,可是,这样改造的後遗症似乎有点大……? 简而言之就是,清姬已经变成了一个只会抱着黑贞的触手发情的痴女,理性 在她的身上完全崩溃,只剩下最纯粹的渴望快乐的心智。 举例—— 「清姬!你有病哦!我在骗你哦!!我在说谎哦!!!」 「恶龙咆哮!!嗝~~~」 没救了……jpg 现在的清姬根本无法与其沟通,就算激发她身上的狂化EX都不顶用。 从玛修手上救下来的其他从者也有这个问题,她们虽然在触手的扭曲之下将 效忠的物件认定为了黑贞,但是却失去了一切可以沟通的可能,有一个算一个, 全部变成了没有触手就活不下去了的痴女。 这样下去不行。 黑贞咬牙。 清姬她们是唯一接触过玛修Alter的从者,不像自己这样只是和玛修打 了一架,被玛修污染的她们,一定知道玛修的一些情报。这些情报,是对自己来 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要是让咕哒子回来,看见自己手下的一群从者变成 了这种痴女的样子,自己可就完蛋了! 就算玛修说过她不会向咕哒子揭发自己的秘密,但是瞒不过去了那又是另一 回事了!到时候就算自己同样检举玛修,咕哒子是会信自己还是信玛修?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同学们! 「不管怎麽说!」 黑贞的脸色出奇难看,「玛修的事情暂时都还可以先放一边!现在最重要的, 是一定要把清姬她们的灵基改写回来,至少得让她们保持表面上的正常!」 不然的话,迦勒底里面的金方块至少又要加上一块了啊! ··· 晚上的迦勒底,已经进入到了休息的时间。走廊上静悄悄的,不再有一个身 影。 不过,受益於未知能源的供给,并不存在能源危机的迦勒底还是表现出了相 当程度的财大气粗,走廊上的灯光不减,一片灯火通明。 「哼哼哼,算你运气不错哦清姬,一直以来都没有看到哪个不睡觉的人。不 过啊,你猜猜看,下个拐角後面有没有人呢?」 黑贞拉了把手上的绳子,诡笑着对身後的人说着:「要是你现在这样被发现 了,根本就没办法解释的吧?」 「是、是的……主人……」 清姬全身颤抖着,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着脚步,气喘吁吁,似乎是废了相当 大的精力才跟得上黑贞那散步一样的脚步。 她现在全身赤裸,一条可供遮挡的布料都没盖在身上。硬立起来的粉嫩乳头, 正在饥渴的流着口水的私密门户完整无遗的曝露在外,根本就是一览无余。 不过,说是什麽都没穿也不对,她现在的身上,虽然没穿衣服,却有着另外 的一种服饰—— 一根根绳子曲曲折折的捆缚在她的身上,以龟甲缚的形状将她捆得严严实实, 双手也绑在背部,剥夺了清姬的自由。 一对圆润的乳房因为被绳子圈住的原因,变得更加凸显。小小的乳尖上贴着 绳结,每当走路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发生磨蹭,让清姬无意识的娇吟出声。 更遑论是小半身的小穴口那里,从小穴上拉过的绳子早已深深陷入到了少女 的蜜穴之中,被浸染得湿漉漉的,绳结扣在敏感的小红豆上,早已经将那敏感的 豆豆磨得红肿不堪。 被这样色情的龟甲缚绑住,每走一步身上的性感带都会被碰到,但是却又远 远不到可以满足的程度,这样的散步走得越远,身上的欲望之火也就燃烧的更加 旺盛。 更何况,在公众场合的走廊上,这样全身赤裸,还是用这麽淫乱的龟甲缚绑 着进行散步,要是被人看见的话,根本不可能解释得了。 ……拜托,不要被看到……千万不要有人…… 而越是这样担心,越会感觉到自己的背後似乎就有着偷偷摸摸的视线在对自 己指指点点—— 「你看,那不是清姬大人麽?」 「真的哎,她怎麽这麽淫荡?这样穿出来散步?恬不知耻!」 「她好像还只是走了几步路就高潮了哎,淫荡到这种程度,地板上都是她那 淫穴里流出来的淫水啊。」 「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这麽」忠贞「的清姬大人背地里居然是一个这麽 淫荡的女人。」 不要……不要这样……嗯嗯……这样,这样被大家看到的感觉……恩啊啊啊 ……!!! 清姬又停了下来,任随黑贞怎麽拉扯都似乎走不动路,身子向前倾着,气喘 吁吁,发出桃色的喘息声。 从她的大腿上,显而易见的看得到几条透明的水痕,正在从大腿上缓缓往下 流,地上已经有了一滩透明的淫水,整个走廊上都闻得到一种甜蜜的淫香。 在她臆想之中的,别人的指指点点之下,清姬又来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这 已经是她今天散步的路程上,整整第三次的高潮了。而这三次高潮,甚至都没有 任何一次是被触手插入进那淫荡的小穴之中导致的,全部都是她自己在散步的过 程中自然的高潮。 虽然经历了三次高潮,但她心中的欲望之火却似乎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发泄 一样,脸色变得更加通红,喘息也变得更加娇媚起来。 「好了好了!小解也该解完了吧,淫乱的母狗清姬!随地」小便「的样子真 是淫乱得上天啊!继续走!」 拉了把手中的「狗链子」,黑贞脸上的笑容愈显愉悦。 「哈、哈啊啊啊~~~~~主人……主人……~~~~」 「怎麽了小母狗?」 「给、给我触手……求求您了主人……清姬、好想要触手……好热……下面 好痒……清姬想要让触手大人来满足清姬那淫乱的小穴……!!」 她哀求着黑贞,将自己的两腿大大张开,让黑贞轻易看见她那小穴中洪水泛 滥,透明的淫水不断往地面上滴落的淫靡场景。 但是黑贞无情的拒绝了这一请求。 「你在说什麽呢清姬?一直玩火的你难道还会怕热不成?」 「可是……」 「说好的,能够围着迦勒底的走廊散步完三圈的话,回去就给你你想要的奖 励,不过现在,你给我好好的忍住,尽情的用你的忍耐来取悦我吧,淫乱的母狗 清姬。」 黑贞恶意的笑了笑,拉了把手中的链子,强迫清姬继续往前走。 前面就是下一个拐角了,甚至都不知道拐角後面有没有人。 然而清姬没有选择的余地,已经满脑子只剩下情欲的火焰,只剩下那份原始 渴望的她,只能够乖乖的听从黑贞的命令,继续着今天这种淫荡的散步行为。 ——为了、为了能够被触手大人……嗯嗯嗯…… 但是,拐弯之後,她的心脏瞬间停跳了半拍。 「……哈?吕布先生?为什麽这麽晚了你会在这里?还有,你这身打扮是怎 麽回事……?」 「……(冷酷脸)」 拐角之後,有一个高达……啊不是,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也正在缓步的向这 边的方向走来。 看到黑贞和清姬之後,那个身影也礼节性的停下了脚步,不过,他的面庞上, 似乎也对眼前的一幕表示出了无法理解。 那个高达……高大的身影正是英灵Berserker职介的吕布奉先,生 前曾经在白门楼上挂满屍体的吕布。 曾经被人赞为「人中出吕布,马中出赤兔」的,素有战神之名的他,此次因 为以「berserker」的职介被召唤到迦勒底之中,和理论上正常的be rserker一样,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不过作为代价,这位吕布先生似乎变 得比生前好说话很多,日常生活中也不会因为喝毒奶太多而总是去自挂白门楼了。 但是那些事情先放一边,最让黑贞感到疑惑的是—— 「奇怪了?我记得传说是」人中出吕布,马中出赤兔「,没错的啊?以前没 文化可能记错了,现在我至少已经自学到初中二年级水准,这点小事不可能记反 的吧?」 不应该是人中出赤兔,马中出吕布吧?可是吕布先生他怎麽…… 他脑袋上带的啥?白马套子吗?他在COS马吗? 「…………(Berserker式语言)」 ……等会,我为什麽听得懂?他说他是白龙马?不是吕布?啥情况?白龙马 是啥? 不过……既然是叫白龙马,名字里带龙的话,应该也是「龙」的一种吧?那 麽作为「龙之魔女」的我,听得懂他说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神经病,白龙马难道不是龙吗? ——吕布说得对啊。 总之,既然是自己「龙之魔女」的能力可以作用的范围的话,自己又有一个 好主意了呢。 黑贞诡笑了一下,又拉了把手上的链子,「清姬,你……清姬?」 「哈啊……哈啊啊啊……」 清姬瘫坐在地上,双眼涣散,脸色通红,口水都从嘴角边上溢了出来。 而从她的的小穴口那里,透明的淫水已经彻底如同洪水泛滥一般,喷出一地。 在刚刚,她看到吕布的时候,那种剧烈的被发现的恐慌感觉,终於让她经受 了一次足以失神的快美高潮。 看着清姬因为高潮而彻底失神的模样,黑贞脸上的笑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她拿着一根透明的假阳具,伸到了清姬的嘴边。 「嗯……嗯嗯……啊呜……啾咕……」 清姬无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假阳具的顶端,随後将龟头含入到口中卖力的 舔弄起来。 她舔弄的动作相当卖力,不多时,透明的假阳具上就已经挂满了清姬湿漉漉 的口水,变得无比滑嫩起来。 感觉到差不多了,黑贞将假阳具从清姬的口中抽离,装到了吕布的颈後。 「唉……?」注意力被假阳具吸引走的清姬发出梦呓一般的呢喃。 「给你找了个坐骑哦,感谢我吧,清姬?」 黑贞恶笑着,「你看,这样一圈圈走下去实在是太慢了,等到你走完三圈天 都要亮了。如果是有白龙马载着你跑上三圈,估计十几分钟就跑完了,这样就能 完成任务了,怎麽样?很不错的提议吧清姬?」 「唉、唉唉……」 看着吕布宽大的肩膀上,装载在那里,高昂的指向天空的粗壮假阳具,再看 看它上面沾满了的自己的口水,再看看吕布那高大的身躯。 清姬咽了口口水。 她所剩不多的理智在警告着她,要是真坐到上面去,让吕布先生背着自己到 处乱跑的话……一定……会很…… 但是那样的话,自己也一定能…… 会、会很刺激吧?很舒服吧?被那麽粗的假阳具插在淫乱的肉穴里,又被吕 布先生这麽强壮的人…… 还有,只是三圈而已,很快自己就能够…… 简直是最棒的建议了啊,主人~~~~ 黑贞将清姬扶上吕布的肩膀,将清姬那还在流水不止的小穴口对准了假阳具 的方向。 「喔~~~」 不管是沾满口水的假阳具还是不断流水的小穴,都已经湿的过分了,清姬一 坐下来,假阳具就顺利滑到了肉穴的最里面,瘙痒的肉壁上感受到那种一贯到底 的摩擦,清姬的口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那麽,上了,吕布……白龙马先生!全速前进DA!」 黑贞一拍吕布的背部,吕布发出一声高达一般的嘶吼声,立刻全速奔跑了起 来。 「啊、等、等等、我还没准备……啊啊啊~~~嗯嗯嗯额!!!!」 因为骑坐在吕布肩膀上的原因,吕布这样全速的奔跑,那种剧烈的颠簸,完 全不下於一辆老爷车在荒野之上的奔跑,晃得清姬在吕布的肩膀上一上一下,差 点就被直接甩了出去。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因为这种颠簸,本来被清姬深深吞入到小穴深处的假阳 具突然滑出大半,又重重的插了回去,直捅到清姬最深处的子宫口那里。 「啊……啊啊……不行……这样……太激烈了……小穴……受不了……子宫 ……子宫那里……要坏掉了……啊啊啊啊啊!!!」 一次次的撞击,比起激烈的性爱来说,倒更像是冲城锤一样的猛撞,假阳具 在小穴里剧烈的进出这,每一次的撞击都似乎要把清姬的灵魂都给撞飞一样,让 她无可抑制的发出激烈的淫叫之声。 「你太大声了清姬!想要让整个迦勒底都听到你那浪叫的声音吗?给我堵住 嘴巴,不准叫出声!」 「是、是的主人!!唔唔呜呜呜!!!!」 但是,双手因为龟甲缚的原因没有自由,清姬根本没办法捂住自己的嘴巴, 情急之下,她只能俯下身子,咬住马套上的假耳朵以作替代。 只不过,这样一来,呻吟声被堵了回去,全身快乐与疯狂的感觉得不到发, 从小穴里传来的激烈冲撞的触觉,反倒更加清晰、激烈了十倍。 不、不好……会疯的……一定会疯掉的……小穴里好疼…………啊啊啊…… 不对……是、是好舒服!!顶到子宫了!!这种感觉好棒啊啊啊啊啊!!!! 清姬翻着白眼,被动的承受着这种狂暴的抽插,假阳具在她的小穴里剧烈的 抽插,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水。 自己的灵魂,每被假阳具撞到子宫上的时候都像是要溃散了一样,而随着假 阳具的退出又渐渐恢复一点,然後又被撞散。 啊啊啊……真的要疯掉了……已经……已经几圈了?快受不了了…… 「嗯嗯,第一圈已经跑完三分之一了,果然吕布先生跑得很快呢,加油噢清 姬!」 什、什麽?第一圈都才三分之一而已麽?不、不行……我……啊啊啊!!又 顶到了……顶到子宫里面来了啊啊啊啊啊!!!要疯掉了!!要疯掉了呃呃呃啊 啊啊啊!!!! 在这种激烈的官能洪流面前,她的理智完全溃散,甚至连自己高潮了多少次 都不知道。 或许被顶到子宫的时候就是一次高潮,也或许,自己早已经时时刻刻都在高 潮,得不到任何的喘息和休息,只能够被动承受这种狂暴的冲撞。 假阳具一次次的冲撞着她身体里那糜烂不堪的城门,本该被温柔对待的子宫 被如此粗暴的冲撞,按照常人来说早应该感觉到了疼痛才是。 而现在清姬的感官就像是被彻底的混淆了认知一样,这种剧烈的疼痛,反倒 成为了她最甜美的快感一样,让她的身体一次次的陷入到高潮。 好棒……好棒啊吕布先生……!! 要高潮了……要高潮了……数不清时多少次高潮了……不过……不过好棒啊! 我还要……还要更多的高潮啊吕布先生!! 再用力点……快点……我还想要高潮!!好舒服……我已经……已经忘不了 这种感觉了!! 小穴好疼……好痒……子宫那里也是……好难受啊……子宫都扭曲起来了… …不过……不是因为疼哦……我的子宫正在渴望着被更加粗暴的对待啊!!!快 点……快点快点吕布先生啊啊啊啊啊啊!!! 要疯掉了要疯掉了……真的要疯掉了……不过好爽……这种快要疯掉的感觉 ……高潮的感觉好爽……我还要……还要更多更多这样舒服的感觉啊啊啊!!! 「第一圈结束了哦清姬?」 哈、哈啊啊啊~~~~还有、还有两圈吗?这麽快乐的感觉……不……不要 才只有两圈……我还想要二十圈……让我、让我彻底坏掉吧吕布先生!!!!! ··· 直到最後结束的时候,清姬的小穴,都还在无意识的,自行的围着那根透明 的假阳具上下摇动起来,将假阳具深深吞入,然後又吐出大半,再度吞入进去。 她的脸上已经变成了完全失去理智的痴态化笑容,眼神涣散无光,嘴巴张得 大大的,涎水止不住的外流。 本该粉嫩的秘户花瓣,因为被这麽粗暴的对待的原因,已经变得红肿不堪, 往外翻出。淫水从里面毫无阻碍的流下。 打发走了好心的路人吕布之後,黑贞很满意现在的清姬的状态。 现在,她的灵基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了,甚至随时可能回归英灵座。 那就正好是自己的机会,用自己的能力,来为清姬再做一个新的灵基! 「你表现得不错哦清姬,现在,就是我按照承诺给予你奖励的时候了哦?」 黑贞的裙摆下,不正常的粗大男性肉棒昂扬出来,状貌狰狞,远远不是那根 假阳具可以比拟。 「嗯嗯……肉棒……高潮……」 清姬似乎已经真的完全失去了意识,脑中只剩下了,「眼前的肉棒可以给自 己带来高潮」这样一个想法而已。 她的嘴唇顺从的将黑贞的肉棒韩如自己的口中卖力的舔弄起来,口中还含混 的呻吟着: 「主人……给我……给我高潮……」 「呵,今天都高潮了这麽多次了,居然还没满足,还想着高潮的事情,你果 然非常的淫乱呢,清姬。」 「是、是的……我是……一名淫乱的Berserker……是渴望这快乐 的淫乱Berserker……」 「呵呵,放心吧清姬,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 「主人……~~~~」 肉棒贯穿入糜烂的小穴中,少女发出夹杂着疼痛与满足的欢吟。 那火热的肉棒就像是治癒一切的良药,随着它不断的小穴里抽插贯穿,那种 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令人难以忍受的麻痒与燥热。 「啊啊啊啊!!主人!!!!」 饥渴的子宫,得到了温暖的治癒。白浊的良药漫灌了整个的子宫里面,治癒 着清姬的全身灵魂。 好幸福…… 就像是被主人的爱意包围了一样,就像是全身都浸泡在主人的精液里面一样 ……好温暖……好幸福啊……主人~~~~~ 她的灵基,悄悄地开始发生了转变。 「从者·清姬。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一头淫乱的母狗哦。请务必,用您滚烫 的精液来浇灌我下贱的身体吧,主人~~~」 ··· 「哼哼哼,哼哼哼~~~玛修小姐,Master她真的在房间里等我吗?」 我开心的询问着眼前的玛修小姐。 「嗯,当然了。」 因为背对着我的原因,我并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不过,想必她脸上的表情也 不会多好看吧——毕竟,她仰慕的前辈向自己提出了约会呢。 「但是,Master她为什麽要在你的房间里邀请我来呢?想见我的话, 不是应该在她自己的房间里,或者乾脆~~~主动来我的房间里吗?」我难掩自 己心中的激动。 「不必怀疑,清姬小姐。您应该知道,迦勒底的所有人都是不会对您说谎, 尤其是Master。」玛修的语气似乎稍稍阴沈了一点? 不过,我没去在意,仅仅是一个人在那里自鸣得意而已。 「嗯,说的也是呢,像Master那样温柔的人,她可不会对我说谎!」 我抓紧手中的扇子,往下恶狠狠的一扇,「不然的话,我可是会把Mast er直接烧死的!」 「……温柔?您确定?而且你真的觉得您烧得死Master而不是她把您 撕成绿方块?」 「啊哈哈,这只是一种夸张性的修辞而已,不要介意这麽多,玛修小姐。」 「最好是这样吧……还有,已经到了,清姬小姐。」 玛修带着我走到了他自己的房门口。 感知到有人在门口,迦勒底的智慧门禁开始询问口令: 「请回答Master最想实装的加强类型。」 ——唉?这个问题是什麽意思?Master不是一直念叨什麽希望实装 「宝具Skip」的功能麽?这个门禁的问题设计的未免太简单了吧? 「弓矢作成「应该有红魔放。」玛修回答。 「……!?」 「回答正确,欢迎回来,玛修·基列莱特。」 门禁打开了玛修的房门,并且发出了额外的提示: 「请注意,该次门禁指令已经使用了一个自然月,迦勒底家居智慧诚信提醒 您及时更换门禁口令,无铭的红色Archer将随时为您服务家居事宜,Ov er。」 「……那个,玛修小姐,我是不是应该先回避一下?」 「不需要的,清姬小姐。我还是很相信您的为人,您是可以信赖的。」 玛修笑了笑,对着门禁开口: 「设定新问题:全迦勒底最强电池队是哪一队?」 「设定新回答:盾安盾。」 「滴……设定中……遭遇未知错误……设定失败。」 「???什麽情况?」 玛修难以掩饰自己脸上的惊讶,「我这个问题应该没涉及到什麽关键的词汇 吧?长度大小也应该符合口令的规范才是,怎麽会设定失败?」 「正在分析错误原因……已解明——」 门禁那机械音陡然一转。 「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说到」电「,迦勒底之中最强的电力掌控者当然是 我这位天才!!正是我这位天才才能掌控雷,掌控电!!要说起电的话,没有哪 个队伍可以比我所在的队伍要强!!」 从门禁中传完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大笑声之後,陡然又变成狮吼一样的高昂声 音: 「这个门禁系统是哪个庸才设计的?居然是使用的落伍的交流电?难怪无法 做到大量的生产,必须改成直流电才行!这样才能让每一个从者都享受到电力系 统带来的便利!」 「哈哈哈哈哈!!你这庸才想打架吗?」——by某不知名的Mr.Thu nder 「你这单身狗有本事去找个女朋友来看看啊?」——by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狮子王。 随着一阵劈里啪啦的电流杂音之後,玛修深深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我真笨,为什麽要在迦勒底里面提起」电「这个词?」 「那个……玛修小姐?」 「算了,没事,既然那个词是最好别提的词的话,那麽换一个正常的,容易 被大家接受的口令就行了。」 玛修重新清了清嗓子。 「设定新问题:良心的证明是什麽?」 「设定新答案:神圣的献身。」 「设定完成,新口令将从下一次开始投入使用,祝您生活愉快。」 费了一番功夫,才终於进入到期待已久的玛修房间之中,我立刻雀跃了起来, 开始在房间里寻找Master的身影—— 可是,没有。 不但没有,似乎,随着身後房门关上的声音,眼前,原本是迦勒底特色装饰 的这处空间,居然开始、渐渐扭曲了起来? 「什麽……情况?」 「欢迎来到地狱,也欢迎来到天堂,清姬小姐。」 玛修的声音从背後传来。 不过,和平时听见的玛修的声音不同,原本的玛修的声音,是一直谦逊有礼 、温柔可人的语调,而现在从我身後传来的低语,却像是—— 某一个大恶魔一样——不是指那种无心的亚魔,而是真正的,来自深渊的恐 怖恶魔,就像它们一样冰冷、凶恶。 这样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一瞬间就让我警戒了起来。 「焰色的接吻!」 我连看都没敢去回头看,直接将魔力凝聚成火球,向身後的玛修打去。 然而—— 「没用的。」 一阵破风的声响,要不是我躲得快的话,恐怕刚刚,我会连带着我攻出去的 火球一起,被那血色的长枪贯穿吧。 「你……你这是……」 「不认识我了麽?清姬小姐?我是玛修·基列莱特,英灵的正名是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那是谁?是类似与梅菲托斯那样的恶人型英灵麽? 我的额头上流下冷汗,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玛修。 本来还是一身便装的她,不知道什麽时候变成了那种战斗用的形态,而且, 不是以前那种灰黑色的厚重铠甲,她现在身上的铠甲变得暴露无比,根本和以前 那身装扮不一样! 更让人戒备的是——她手上的血色长枪,还有她脸上那种凶恶的铭文…… 不对劲!现在的玛修身上,有什麽地方不对劲! 「相比于玛塔·哈丽小姐来说,果然你要难收拾得多了啊,就算是玛塔·哈 丽小姐心中一直对我有所警戒,却还是被我一招制服了过去——毕竟她就是这麽 弱。」 玛修笑了笑,眼神中似乎对我有着些许赞赏,「而你的话,可能就稍微让我 兴奋一点了吧?」 「……」 我没有说话,应该说,那时候的景象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了,我甚至都不知 道该对她说什麽、问什麽。 「Master在哪里?」最後我还是问了个这样的问题。 「在哪里呢?前辈当然是在她的房里呼呼大睡,幻想着下一个活动送的从者 是不是一个逆天绿拐咯。」玛修笑道。 「神经病,是个从者就是绿拐吗?」 我呸了一声,对那富有迦勒底特色咕嗒主义的梦境表示批判。 不过,意识到自己被玛修骗了,那麽事情反倒简单了。 「啊啊,也就是说,Master她不在这里对吧。」 我冷神看着眼前的玛修,「也就是说——你对我撒谎了,对吧,玛修?」 谎言是不可原谅的。 所有对我说谎的人——都必须死!! 「是,又怎麽样?」 玛修眼中流露出无所谓的表情,「请端正看待自己的实力,清姬小姐,也请 你好好认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 「把你弄到这里来,你以为我是来找你十连抽的吗?」 玛修扬起手中那不知名的血色长枪,危险的气息在她的身上开始爆发—— 「Dead·Camelot!!」 那是宝具的危险气息! 「咕……转身火生三昧!!!」 情急之下,我也只能使用出自己的宝具予以对抗。 但是,失败了。 玛修的宝具远远超过我的想像,我被她毫无悬念的击败,吊在了魔神柱上。 到头来,她只是再对我说了一句话而已: 「请好好的享受吧,清姬小姐。不是作为Berserker,而是作为一 头淫乱母狗的新生。」 「在这里不会再有任何的谎言,一切,只需要遵从快乐的指引就好。只需要 遵从快乐,就会得到来自於神灵的救济。」 ··· 「这就是我被玛修抓住的一切经过。」 听着清姬的说明,满屋子的人稍稍的陷入了沈默。 「你有什麽头绪麽?斯卡哈?」黑贞问道。 「没有,说实在的,在清姬小姐的证词面前,只能认为玛修的异变发生的可 能比我们预想的都还要来得更早。但是窑具体的说分析什麽线索的话……做不到。」 斯卡哈皱眉,「虽然很不礼貌,但是我甚至觉得清姬小姐的证言完全就是废 话,之前就有的疑点一个都没解决,也没有新的疑点可以用来分析线索。」 「关於其他从者中,能够得到的情报也几乎为零。事实上,她们都和清姬小 姐一样,是被玛修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诱骗到玛修的房间里面,然後被她用魔神柱 抓起来洗脑了。」 黑贞咬了咬手指。 事情越发显得麻烦起来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线索,很显然,玛修这麽大度的把她们放给自己,也是有足 够的自信,让自己从她们口中绝对问不出什麽有价值的情报。 那麽,接下来该怎麽办? 「主人?」 Lily略显担忧的问出声来。 现在,取代了咕哒子的位置,在她们这些从者的心中,黑贞已经成为了绝对 的主宰。 作为主心骨,黑贞如果陷入焦躁的话,她们也会不安。 「……没事。」 黑贞长舒了一口气,表情渐渐变的平静下来。 「不管怎麽样,我们按照自己的计画进行下去,扩充自己一方的战力总不会 错。恐怕,这次的危机,还有这次危机的根源——玛修背後的」神秘「,是一次 不亚於特异点的大事件。只不过,我们这次没有御主的协助,一切只能靠我们自 己去寻找危机,然後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一次,能够依靠的人只有我们自身! 为了向咕哒子实施复仇,我会将迦勒底染成淫欲统治的乐园,不管是遇见什 麽困难,玛修你也好咕哒子也好,我一定会全部解决掉! 说到做到!你最好,趁现在是你比较强的时候做足祈祷比较好!玛修! 黑贞握紧手中的拳头。 ··· 「……」 在那处奇异的空间之中,玛修孤单一人的站在那里,手中的血色长枪就像是 在警告着别人生人勿近,让玛修的身影显得那样孤单。 她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思考什麽。 ——看来,会是一个有意思的发展呢。 在这片混沌的空间中,似远似近,似男似女,听不真切的戏谑声音传出。 「随她去,她的出现,恰好是我求之不得的。」 玛修睁开了眼睛,眼神中的冷漠仿佛坚冰。 ——呵呵?你真的有把握麽?在她身後的那个神秘,恐怕比我都还要更加高 级,再这麽放任下去,你真的有把握赢过她麽? 「没有,说实在的,就算是我变成现在这样,我也还是和以前一样,依旧是 一个不自信的亚从者。」 玛修自言自语着,「但是,她确实是我梦寐以求的」变局「。」 ——哦? 「前辈她……太强了。」 「一直以来,都是她在保护着我。」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好不容易和加拉哈德氏的灵基融合,应该是我去保护 前辈才对。但是……完全反过来了。因为我太过於弱小,所以……总是害得前辈 一直来保护我。」 她抱紧自己的手臂,显得无比脆弱的哭泣着,「为什麽!?明明,明明我想 保护前辈,我想要成为保护前辈的盾牌!为什麽会变成这样?」 ——嗯~~~~ 「前辈强大成这样,恐怕,就算是造成人理危机的那位王,也不会是前辈的 对手吧。仅仅依靠前辈一个人,就能够完成人理复元的伟业。」 「那麽,我算什麽?躲在前辈的身後喊加油的啦啦队麽?不,这不是我想看 到的!我想要,站在前辈的面前!想要,哪怕一点点也好的,用我的力量去保护 前辈!」 「可是……我的力量……太弱了………………」 她跪在地上,失声的哭泣着。 这才是她向那个「神秘」请求力量的原因。 我想要力量!无论如何,我都要强大的,足以让我去保护前辈的力量! 可是,和我合作的话,可能会给你的前辈带来危机也说不定哦? 求之——不得!! 这才是她的愿望—— 在前辈面临危机的时候,成为守护前辈的盾牌。 只不过是这样麽一个微小的愿望而已。 「现在,就看那位黑贞德小姐能够搅出一番什麽样的动静吧。如果,能像她 说的一样,能够让前辈都对付不了就最好了!」 她握紧手上的血色长枪。 那样的话,那样的话,自己就能够,站在前辈的面前,而不是一直被前辈保 护了! 不要让我失望、贞德Alter! ··· 迦勒底人理保障机关·咕哒子房间。 「嘿~~~黑贞她和玛修已经见过面了麽?看来,事情会变的好玩一点了。」 咕哒子把玩着手上的圣晶石,躺在床上,露出了一个惬意的微笑。 「一个是不甘心被我仓管,一个是不甘心每次都被我保护——但是,都想要 证明自己能够帮得上我的忙啊……」 「真是的,她们怎麽一个二个,表现欲都这麽强啊?明明躺在後排喊666 就好了。敌人有一个算一个,我把他们全部手撕不就行了麽,真是的。」 她摇头叹息。 「嘛算了,既然她们想玩的话,就让她们慢慢玩去吧,迦勒底这样按部就班 的进行下去也挺无聊的,找找乐子也还不错。我倒想看看黑贞和玛修到底能把这 个迦勒底祸祸成什麽样子。」 「啊~~~~和平真是太无聊了,果然还是搞事好玩。」 她的脸上露出混沌恶一般的笑容。 「不过呢,也仅限於迦勒底里面而已。」 「你们背後的人——就别想着掺和进来了——」 咕哒子的手中,浮现出蓝色的魔术回路—— 「第三宝具,展开——」 无名的波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迦勒底。 「人理保障·迦勒底!」 夜晚,归於暂时的寂静。 ———— PS1:迦勒底的淫堕第一部完。 PS2:其实本来按我的计画,那有啥第一部第二部的啊,一开始写的时候 完全是随性,星战入FGO坑的我只是出於好玩(或者说处於本性),於是写了 最开始的一篇「斯卡哈篇」,题材是自己最喜欢的触手恶堕题材,就是可惜自己 并不是那块料,做不到「路人甲乙丙丁戊」大神那样惊艳,只能是聊以博乐而已。 但是呢,毕竟是挖下的坑,肯定是要填完的,本人可是堂堂……算了,没点坚持 怎麽行。 PS3:不过没想到的是……本来想写小黄文的,却慢慢往搞笑文方向走偏 了……天赋树点歪了吧这是。 PS4:到今天为止,「迦勒底的淫堕」在2017年的更新就此告一段落, 今年不会再有更新了。理由是:12月底的考研,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百日的关 头,已经不容许有多余的精力放在其他地方了。所以,今年的「迦勒底的淫堕」 到此结束,如果有机会的话,明年圣诞活动你们会重新看到这个坑。